0

原标题:西门庆给领导送骏马,潘金莲雪夜弹琵琶,王六儿住上大房子

原标题:西门庆给领导送骏马,潘金莲雪夜弹琵琶,王六儿住上大房子

初读《金瓶梅》第108篇

作者:语易

在小说《金瓶梅》中,处处可见兰陵笑笑生关于银子的描写,得以让读者加深对当时物价和人情的了解。阔气的西门庆有三匹骏马,分别是白马、青马和黄马。翟谦转送的青马,原是西夏刘参将赠送,就价值七八十两银子。当时一个使唤丫头,才区区四两银子而已。

夏提刑虽是一把手,却颇显寒酸。他只有一匹马,恰又瘸了,只好找亲友先借了一匹劣马。西门庆得知后,就要把他的黄马送给夏提刑。一番推辞后,夏提刑大喜过望,后来还赏了一两银子给前来送马的玳安。十月中旬,夏提刑又单独设宴款待西门庆,以酬谢送马之情。

相对来说,西门庆一般不会主动地吃拿卡要,反而常常自己出钱结交官场中人。西门庆靠经商发家,又踏入仕途,可谓是有钱又有身份之人。如果简单地给他们贴标签,那么西门庆主要是行贿,而夏提刑主要是受贿。当然,这都违背了律法,理应切断这股不正之风。

西门庆自生子加官以來,可谓是顺风顺水,一路得意。不仅通过翟谦抱紧了蔡京的大腿,还顺利地勾搭上了王六儿。有人欢喜有人忧,受到冷落的潘金莲就充满了怨气且又无人倾诉。响当当的潘金莲,常常会走火入魔,比如同琴童发泄私欲以及和陈敬济打情骂俏。

貌美聪明有才情是潘金莲的优点,而恶毒嫉妒蛮横却也是她的身影。我们不能否认潘金莲对西门庆的情深意切,可多情浪子西门庆总是惦记着路上的野花。潘金莲雪夜弹琵琶,让人不由得产生多了同情之心。潘金莲弹着幽怨的琵琶,唱着相思的歌曲,盼着西门庆能来。

抱着琵琶的潘金莲坐在床上,苦苦地等待着西门庆,“待要睡了,又恐怕西门庆一时来;待要不睡,又是那盹困,又是寒冷”。她不间歇地打发春梅查看动静,听见屋檐有声响就以为是西门庆的敲门声。伴随着风起雪落,潘金莲的红心想必已是冰凉,但仍不认命。

西门庆回来时,已被雨夹雪淋湿了外套。西门庆关心地询问官哥是否睡觉了,而李瓶儿则担心西门庆受凉而劝他喝杯酒暖暖身子。西门庆要喝葡萄酒,是因夏提刑酿的菊花酒香气过重而不爱喝。此情此景,颇有三口之家的温馨画面,正如旁边的火盆正散发着温暖。

西门庆的品位向来是蛮高的,比如看不惯宋蕙莲穿着红袄却配着紫裙子的穿衣风格。西门庆绝不仅仅是个有钱的暴发户,相反却是个有品位的高富帅,故才能屡屡斩获佳人芳心。李瓶儿凭借着温柔的性格和巨额的财物以及生子之功劳,博得了西门庆的更多偏爱。

此时的潘金莲,在听了春梅的通报后,“如同心上戳上几把刀子一般,骂了几句负心贼,由不得扑簌簌眼中流下泪来”。她心中的怒火变得一发不可收拾,遂故意高声弹唱着琵琶。她在发泄不满的同时,更是希望能引起西门庆的注意。果然,西门庆作出了回应。

李瓶儿先后派绣春和迎春去请,却都被拒绝了。不信邪的西门庆亲自和李瓶儿同来,潘金莲却耷拉着脸装作无精打采的样子。“我的苦恼,谁人知道,眼泪打肚里流罢了。”西门庆又是请太医,又是照镜子,又是热吻量身,总算强拉硬拽着潘金莲到了李瓶儿房中。

李瓶儿因见潘金莲一脸的酸楚,便打发西门庆到了潘金莲房中。潘金莲一下子就来了精神,使出浑身解数想笼络住西门庆,可惜她还不知道西门庆早已和王六儿打得火热。西门庆花了一百二十两银子,帮王六儿在狮子街石桥东边买了一处“门面两间,到底四层”的房子。

韩道国一家虽告别了牛皮小巷,但仍操持着旧业。西门庆每月光顾三四次,届时韩道国就到铺子过夜。街坊邻舍纷纷送礼庆贺,却不敢说三道四,只因惧怕有钱有势的西门庆。想当初,武大郎为爱追寻,却酿成了悲剧;现如今,韩道国靠妻发财,选择了苟且偷生。这其中的来龙去脉,引人深思,待再读时必将详细论之。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责任编辑:

文章转载自:http://www.sohu.com/a/240847210_543324
版权归原作者享有,如果侵犯了您的权益,请联系本站删除。感谢您的支持理解!